分享最精準的航拍資訊

盡在中國航拍網

首頁真情時刻 > 正文

男子照顧兩個癡呆兄弟21年 政府為其建新房社會各界伸援手

作者: 本站原創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4-2-11 17:41:27

  男子照顧兩個癡呆兄弟21年 政府為其建新房社會各界伸援手
總有那么一些困難的家庭讓我們異常的感動,他們雖然生活不美好,但是他們的感情確讓我們敬佩不已,日前,有一個男子照顧兩個癡呆兄弟21年,讓人不禁豎起大拇指。

在花都區雅瑤鎮新村就有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——“癡漢”鄧廣臺在哭泣著接過父親的囑托后,哪怕窮得家徒四壁,孤苦無依,依然不離不棄地照顧著癡呆的兩兄弟整整21年。

“要睇好兄弟!”這是鄧廣臺記憶中父親留給他的遺囑,也是他默默堅守一生的信念。20多年來,鄧廣臺在一間破屋子中,用少得可憐的低保金、仍在燒柴的爐灶、娶不到老婆的孤單,詮釋著“兄弟情”的內涵。去年鄧廣臺也被評為“廣東好人”。

“丟了一只雞都要去找,何況是兄弟?”

“雨人”的原型——金·匹克在生活中同樣也是一位孤獨癥天才。現實生活中的金·匹克被稱為百科專家,因為他可以背下12000本書的內容,他可以在10秒鐘之內讀下兩頁紙張內容。但是,身懷絕技的匹克卻因身患自閉癥而缺乏生活自理能力。每天,匹克都要靠他的父親弗蘭克幫助他穿衣梳頭,而不是電影中的兄弟。

1984年,匹克在得克薩斯州遇到了《雨人》的編劇巴里·摩爾,當時,摩爾正在尋找一些適合被拍成電影的故事。當兩人會面后,摩爾被匹克的“絕技”驚呆了:“我無法把這個身懷絕技的男人忘記。”匹克的父親也與電影《雨人》中的哥哥一樣常有驚喜的發現。

然而花都55歲的鄧廣臺所面對的卻不是天才,而是兩個實實在在的傻子兄弟。“他們都是傻子!”鄧廣臺并不諱言這個。58歲的哥哥鄧廣其,22年前就癱瘓在床,大小便都不能自理,只好將用木板搭建的“睡床”移到廚房里;還有個48歲的弟弟鄧廣昌,癡癡傻傻,也不能說話,整天提著一個蛇皮袋站在自家墻外。

這樣的現實,在他看來,這已是不值得諱言的事情。

當21年前父親去世時,鄧廣臺在接下“要睇好兄弟!”這句話時,他曾經狠狠地哭過,也曾怨過自己命不好。從此以后,每天忙著為兩位兄弟洗衣、做飯、洗澡,日夜操勞照顧,日子也就一天天過去了。“我唔理,邊個理呢?”鄧廣臺說,曾有人勸他,讓他將兩個癡呆的兄弟扔走。“不行的,丟了一只雞都要去找,何況是個人呢?是兄弟呢?”

鄧廣臺說,母親上世紀六十年代就過世了,一直是父親父兼母職,含辛茹苦把他們拉扯成人。這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,所以父親的囑托,又怎么敢忘。

鄧廣臺一直單身一個人,年輕的時候,曾經有人介紹過對象,但姑娘一進家門,馬上就撤了。一晃已經五十多歲了,他再沒動過結婚的念想。

“他不太會說話。”村支書鄧允強補充道。作為鄧廣臺從小學到高中的同學,鄧允強告訴記者,鄧廣臺讀書時,成績不錯,父親曾是村里的生產隊隊長。可惜的是,母親死得早,家里沒人操持,加上兩個兄弟都是癡呆,鄧家的日子當然是越過越苦。早些年還好點,畢竟父親還在,鄧廣臺在廣州打工,也能賺錢。隨著他們父親走了,所有的重擔全部壓在鄧廣臺一人身上。找不著老婆,又不能出去打工,只能守著兩個癡呆兄弟過日子,能不苦嗎?照顧兄弟二十一載并沒覺得太辛勞

兄弟相爭、相殘的事例在現實中,或媒體報道中并不鮮見:親兄弟為爭奪遺產大打出手,最后兩敗俱傷;兩兄弟建新居,為了爭一過道地方,居然鬧上了法院……而在花都雅瑤鎮新村卻上演出了現實版面的兄弟情深。

每天傻弟弟鄧廣昌提著個袋子,站在大門口,有時候大晚上在屋內也蹲著。鄧廣臺說,其實弟弟鄧廣昌并不知道提在手中的兜(蛇皮袋)是什么東西,從來不給人看,搶也搶不到,“實在拿他沒辦法。”

雖然鄧廣昌癡呆,他卻很惦記哥哥鄧廣臺,如果哪一天鄧廣臺晚上沒回,鄧廣昌會一直站在門口等,哪怕很晚了也會執拗地等。

鄧廣臺告訴記者,說自己拒絕了村里的介紹,不去附近工廠給人看門。因為實在沒辦法出去工作,早飯、中飯、晚飯,哪一頓不要做?吃啥?家里種了菜,平常做點吃。

“但不吃魚,他(鄧廣其)不吃。”鄧廣臺指著屋內說,會抽煙的是老大,雖然日子過得很苦,但是哥哥喜歡,所以他兩天給他買一包。每次當鄧廣臺把煙遞給哥哥的時候,哥哥就會很高興,傻傻地咧開嘴笑著,接過煙還從兜里掏出個煙嘴,之后背著人狠抽著。

他們的家,除了一張床,一個灶臺,一張席子,幾乎什么都沒有。唯一的家用電器是電視機,還是村里送給他們家的。

鄧廣臺并沒有覺得照料兄弟的日子太辛勞,“每天就是種菜,做飯,洗衣,給他們抹身,沒有多少事情要做。”他還能有不少時光“消遣”一下,比方,打開全屋最貴的物品——電視機,聽聽粵劇;又好比,和哥哥坐在一起,抽兩塊錢一包的“椰樹”煙。就是在兄弟生病時,鄧廣臺認為比較難受,“那就沒有覺睡了,要喂他們吃藥,哥哥有時候會亂尿,我要擦地板。”

政府為其建新房社會各界伸援手

談起對兄弟的照顧,鄧廣臺仿佛已沒有更多東西可說,對每一個人都反復著那幾句話,“不是我照顧誰照顧呢,兄弟只有這一世,人又沒有第二世。我會陪他們到死。”

鄧廣臺家作為村里最困難的一戶,無論是村或是鎮里,逢年過節都會上門慰問,為他們送去慰問金和油、米等慰問品。鎮里每月發放低保戶生活費和殘疾人補貼合計約1000元,2010年又劃撥了四萬塊農村低保戶重建住房經費,還專門購買了一臺輪椅,方便鄧廣臺帶著大哥出門走走。

同時,自鄧廣臺長年照顧兩傻兄弟21載事跡被外界知道以來,社會各界紛紛伸出援手,有的送衣物,有的送油米,廣州市某房地產公司的董事長親自上門送來了3萬元現金,還承諾以后三兄弟每月所需的米、油、生活用品由他們企業全部負責。

如今的鄧家發生著巨大的變化,曾經破舊簡陋、不足40平方米的小平房已經變成了96平方米的新平房,還新添置了桌子、凳子、電風扇等家具家電,基本上解決了鄧廣臺一家的居住問題。

很多人問起,當初受到了捐款,根本生活也有人“包辦”了,以后有沒有其他盤算?會不會再考慮結婚的事?鄧廣臺也老是那幾句:“幾十歲了,其他都不去想了。讓兄弟們過好點吧。”

鄧廣臺的故事讓無數人都非常感動,血濃于水但是又有幾個人能像他這樣子?也讓人看到了自己在家等待自己歸去的家人,家人永遠是自己的陪伴。有家人我們才能勇敢的面對這個殘忍的社會。

>更多相關文章

最新更新

精選圖集

新聞排行

  • 新聞
  • 社會
  • 娛樂
  • 體育
中國航拍網銷售熱線:400-8866-039 中國商報航拍熱線:010-400-8866-039
主管:中國航拍網 主辦:中國航拍網 承辦:中國航拍網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免責申明 | 招聘信息 | 保護隱私權 | 法律聲明 | 法律顧問 | 意見反饋 | 聯系我們 | sitemap | xml
白小姐论坛今晚开奖结果查询